长乐未央的长乐

沉迷刀剑乱舞无法自拔

参观隔壁迦勒底 3

参观隔壁迦勒底 3

#是鬼岛活动!#
#我打不过高难……#
#比较喜欢清爽少年,结果被误会了很久的男孩纸,却因为一个称呼暴露性别#
#超级喜欢咕哒子小姐#

咕哒君觉得有点玄幻,为什么大典太可以如此熟练的,把咕哒子的一切作死行为掐死在萌芽状态,顺便安排好灵子转移装置写各种报告。

……这是master该做的事情吧……

咕哒君看着有点无奈,在鬼岛刷奶光的时候,淡定的像在自家花园里喝茶的大典太,找了干净的地方铺了野餐垫,然后看着咕哒子带着奶光黑狗黑贞梅林以及助战梅林打大鬼。

“典典你好淡定……”咕哒君吐槽,然后发现大典太光世疑惑的看着他:“典典……?这一般是女……”

“拜托了务必不要说起来!”咕哒君连忙土下座,典典沉默了一下,点头:“知道了。”

“我也没想到我掉马的方式如此清醒脱俗,不过话说回来哦,你和天草四郎手里的大典太见过吗?”咕哒君,嗯,然后放松了一些,跪坐了下来,拿起玉藻前,b阶那个做好的三明治,开始吃。

“见过,那位圣人也见过,他给予了我很多基督教的指导。”大典太对于天草评价异常的高。

咕哒君好奇:“能说一下你对其他从者的看法么?比如,嗯,安徒生?”

“主公说那个是爸爸。”

“啊?”

“主公说过,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什么的……”

“这样啊……了解了,嗯,据说南丁格尔她还教你学习治疗什么的?”
咕哒君看着大典太像筛糠一样发抖:“典典你没关系……吧?”

“没有。”

“额,那再换一个吧,嗯,那你对玉藻前有什么看法吗?”咕哒君想着那位可爱的还刚刚帮了罗宾怼梅林的狐狸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只见大典太抖得更厉害了……

“诶,那,嗯,那,再换一个,爱丽妈妈……?爱丽妈妈很温柔的……吧?”咕哒君感觉典典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啊?

“是个好人。”大典太一本正经的,咕哒君松了口气,很好很好,这个ok。

等下,太太怎么被发好人卡了?

咕哒君明智的没问这个问题。

那边大鬼就被打完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遇事不决光贞狗!拉梅梅什么的也超级爽!”咕哒子自己也热身打了打小鬼。

咕哒君和大典太说了一声,就把毛巾和水瓶递给了咕哒子:“膜拜大佬,不过话说打得还真是爽。”

“那当然啦,啊啊啊啊咕哒君太贤惠了我要娶你!!!”咕哒子一如既往的扑。

咕哒君接住了咕哒子然后把她转了个圈,拍拍肩:“我可没胆子接住狂扁鬼岛的从者们的攻击哦,容我拒绝,顺便,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

然后凑到罗宾身边,无貌之王发动。

咕哒子看了看这个配置:“……”

救命!!!!

参观隔壁迦勒底 2

参观隔壁迦勒底 2

#设定偏三次元#
#咕哒子有本丸,原型也在老福特有写文哦#
#如果看了我的小文章可以认出来那位太太,可以去骚扰她的老福特!!#
#强烈欢迎!#

在参观了很多金卡,啊不是,强力从者后,咕哒君没有刷好感只是交谈了几句,以及加班过度的梅林和拉二。

为什么说是加班过度呢?

嗯,因为这俩从者的…………惨状,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拉二都没力气笑了,梅林直接大咧咧地瘫在沙发上休息,魔力有迦勒底供应不必担心,但是精神上的疲惫实在是难以缓解。

咕哒君看着实在不忍心,拍拍罗宾,看着他眼里满是询问。

“……”罗宾脸别过去,“仅此一次。”

“噗,好吧,我就是希望半梦魔和孔老师能来呗。”咕哒君拉着罗宾的无貌之王亲了一下自家从者,然后走向了梅林。

“梅林老师?”咕哒君拍拍梅林的肩,梅林哼哼唧唧没动。咕哒君坐到一边,然后帮忙给梅林按摩了一会儿。

可能是半梦魔真的意识不清了,然后竟然……emmm,感觉到舒服,然后抱住了咕哒君埋胸。

“啊,没想到master竟然有这么温柔体贴的一面呢,嗯嗯,不过master怎么这么平了……嗯??”半梦魔对上一双蓝色的,带着怜悯的眼睛。

“梅林老师你好,我是隔壁迦勒底的御主,过来拜访咕哒子小姐的…………以及,带着我的从者。”

梅林听着,然后被提着脖子升空。

身后传来的气息毫无疑问是满级从者的气息,梅林的求生欲试图挣扎:“等,等一下隔壁的御主!我刚刚真的是没有清醒并且你们俩人的魔术回路和气息都一样才会认错的。”

“我知道,但是没办法,没关系的梅林老师,我已经从达芬奇那里买了四个圣晶石了,安心的去吧,啊,玉藻前小姐愿意帮忙吗?那真是多谢了。”咕哒君微微一笑,然后看着罗宾和善微笑着把梅林拖走。

然后想了一下,依旧微笑着看向一旁的玛修:“抱歉啊玛修小姐,咕哒子小姐的bp还有六个小时才满,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吵醒她了吧?”

“那没问题,另一个前辈……?”玛修比较淡定,大概是因为是梅林吧,嗯。

于是淡定的咕哒君整整坐了六个小时,纹丝不动,期间各种从者轮番谈话,咕哒君微笑外加老老实实的交代家底。

连和初恋什么时候接吻的这种问题都被问了,只不过还是乖乖回答罢了。

玛修表示脸红的男性前辈也好可爱,想……等下,这是什么奇怪的心里。

等到咕哒子在体力满之前的三十分钟及时醒来,然后看到了咕哒君家的罗宾提着她家的梅林从演练场出来。

虽然梅林身上干干净净但是以她的眼力瞬间就看出来梅林绝对被虐惨了。

怎么能这样!这好歹是她家的苦力!没有孔明的她这是唯一的红拐!怎么能让别人轻易的教训呢!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前辈了!

正当她想放大典太的时候,咕哒君的罗宾感知到了她,回头说话了:“这位埋我的master的胸。”

“等等梅林你怎么能这样!我都没有埋过!”

罗宾的脸又黑了些,补刀:“还说是因为我的master和您的魔术回路太像了,没有认出来才埋的。”

空气安静了,然后咕哒子露出来了仿佛混沌恶一般的笑容:“辛苦了,罗宾先生,剩下的就由我来吧。”

此时装死的梅林仿佛打了鸡血一样蹦哒起来,拖着拉二就往灵子转移室跑:“不不不!!master你体力马上满了我们去肝鬼岛吧!!!”

咕哒子:“呵。”

然后咕哒君揉揉坐麻的腿,凑过来:“咕哒子小姐,我可以围观一下吗?”

“没问题,嘿!”咕哒子正想扑倒咕哒君怀里,大典太把她死死拉住了,咕哒子疑惑,大典太一脸正义:“主公,朋友妻,不可欺。”

“…………”咕哒子沉默,一巴掌拍向大典太的肩膀:“以后真的别看水浒传三国演义什么了,我给你推荐的歌你不会一首没听还在听好汉歌吧?”

“……嗯。”

咕哒子:突然悲伤.JPG。

拿什么拯救你,典典你的歌品哟。

参观隔壁迦勒底

参观隔壁迦勒底

#设定偏三次元#

咕哒君今天有点小紧张,毕竟要光明正大的参观平行世界的迦勒底什么的,而且那位咕哒子也是他非常佩服的大佬!

练度极高氪金抽卡极欧,咳咳。

怀着激动的心情,咕哒君带着自己的男朋友啊不对是中意从者进入灵子转移装置。

“那么,玛修,达芬奇,我们就先过去了,非常感谢你们帮我做过去拜访那位小姐的礼物。”

咕哒君笑着和两位告别,玛修也郑重的把相机好好挂在咕哒君的脖子上:“没关系的前辈!我也非常好奇平行世界的前辈是什么样子的,务必多拍一些照片!”

“呜哇玛修你果然不爱我爱的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前辈吧!”咕哒君装作伤心,玛修赶紧顺毛自家前辈,“不是啦,真的只是好奇,只是好奇而已。”

“噗,好吧,那我们出发了,拜拜!”一脸兴奋像是要郊游的小学生一样。自认为攻气满满抓住了罗宾的手,灵子转移的框体关闭,咕哒君脸好像红了起来,扭头不去看罗宾:“那,那什么,我担心你害怕才握住你的!不用谢我!”

罗宾笑了一下:“嗯,那么拜托你了,master。”顺手撸毛。

看着两个人消失在框体内,玛修才悠悠叹气:“那么可爱的前辈,想……咳咳,还是先想办法解决一下外面的人吧。”

话说自以为攻气满满实则非常可爱的前辈,想太阳他的从者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不然前辈以为他为什么抽到那么多人妻痴汉男友什么的。

灵子转移后出现的地点还是框体内,但是外面站着的从者却明显不是一样的,对方也告知过自己的从者们了,所以那边的从者便主动帮助他打开框体,迎接他们。

是小太阳和红A,咕哒君有点紧张,看着两位微微鞠躬:“诶,你们好,我就是隔壁世界过来拜访咕哒子小姐的御主,那个,因为名字也叫藤丸立香,所以称呼我为咕哒君也可以。”

说完话就很兴奋的看向小太阳和红A:“以及久仰大名,两位英雄!卫宫先生和迦尔纳先生。”

“您言重了,在下算不上什么英雄,反倒是我的弟弟更有英雄之名。”小太阳三破形态,然后顿了下,“我以为您和master一样呢,没想到和master是不同的人。”

“啊?”咕哒君有点懵。

然后他看到了走神的红A,想了下然后把带的礼品给了红A:“卫宫……先生?”

红A把头瞥了过来,咕哒君被探究的眼神吓了一跳,罗宾往前站了一步,把自家master护在身后。无貌之王取消,吃了n个圣杯的满级从者的压力显现出来。

好在紧张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红A伸出手,咕哒君拍拍罗宾的肩让他淡定,自己把礼物给红A。

红A开口说话:“抱歉,刚刚只是在想着一些事情罢了。”

“唔,这样呀,没关系,请问迦尔纳先生和卫宫先生可以带我去见咕哒子小姐吗?我很想跟她聊聊天什么的。”咕哒君期待满满,然后就出去了,刚刚走了几条走廊。

然后就被迅速折回来的迦尔纳堵住了:“咕哒君先生,麻烦请走别的通道,可以么?”

“当然可以,怎么了那边?需要帮忙吗?”咕哒君也就停下来准备转身,但是被风风火火跑来的从者撞了个趔趄,然后退了几步刚好看到了……

“咕哒子小姐……?”

咕哒子和大典太抱在一起睡在……走廊的地板上……

“master别看了。”罗宾非常无语的看着震惊脸的自家咕哒君,咕哒君摇摇头,然后扶起被五月之王一箭砸晕的清姬,让她靠在走廊上,然后走过去制止红A和迦尔纳试图分开睡在一起抱得紧紧的的两人,啊不对,是一人一刃。

“我来吧。”咕哒君看着两名从者,迦尔纳抬起头,“咕哒君先生有办法吗?”

“有,姑且试一试。”咕哒君沉吟了一会儿,不过又跑过去拉住罗宾的手。“罗宾亲,如果一会儿发生什么,记得带着我跑路。”

然后咕哒君深吸一口气:“咕哒子起床了联队战开启大典太掉率概率上调了!!!”

只见咕哒子一个鹞子翻身然后一个饿虎扑食!抓着咕哒君把他压在身下:“真的假的?!!药研腿腿起床干活啦!诶……诶?”

咕哒君被压在地板上,胸口被软软的东西压着忍不住红了脸:“那个,咕哒子小姐,要不要先起来再说话……”

“不要。”说着理直气壮的趴在咕哒君身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跟齐格一样难道Fa提前联动了吗好可爱想太阳!”

咕哒君默默把咕哒子推起来然后拉着咕哒子站起来,一脸淡定:“咕哒子小姐,那个,您的从者大部分都站在那边了,还有很多阿尔托莉雅们。”

咕哒君看着咕哒子仿佛咔的一声变白石化碎裂了,僵硬的转过头,蓝呆毛还吃着汉堡,嘴角沾了酱料,认真的看着咕哒子:“唔,原来master喜欢咕哒君这样子的吗?”

内心哀嚎着不不不女神我宣你啊的咕哒子:“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尔托莉雅女神你怎么在这里!!!”

“听卫宫说会有别的世界的master来拜访迦勒底,说不定还有特色的好吃的来吃,我就过来了。”

阿尔托莉雅贴心补刀:“其他的我也过来了,还有圆桌骑士他们。”

咕哒君看着卡巴一声彻底碎成渣渣的咕哒子,然后迦尔纳一手一个把咕哒子和还在睡着的大典太提回my room 。

恭喜迦尔纳喜提master和名刀大典太世光!

看着那边结束后,咕哒君客气的和阿尔托莉雅打招呼:“您好,骑士王陛下,啊对了,我要强调一下哦,咕哒子小姐不喜欢我,只是高兴的时候表达方式会夸张一点。”

顿了下,咕哒君笑着把身边的人抓住,强行解除无貌之王:“对于真正喜欢的从者表达喜欢的方式是喂圣杯到百级哦。”

咕哒君看着脸突然爆红的蓝呆,以及又开启无貌之王但是抓住他的手不松开的罗宾,问了下看戏的红A:“卫宫先生,咕哒子小姐就没有表白过吗?”

红A耸肩:“阿尔托莉雅她之前没听明白御主的暗示罢了。”

“噗,可以继续拜托您带我参观一下迦勒底吗?”

“当然,请这边来吧。”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折花入酒:

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加一。


我也遭遇过校园暴力。不仅仅是言语那种。


所以更希望大家能够拔刀相助一下。


所有人冷眼旁观的话,真的很容易抑郁然后整个人不正常什么的。


鹿不乖:



这种人,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


一只w梦君:



胶树林: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肝了n救…………

然而还是差一点九绊,嘛,七夕节快乐~

【异色极东】樱花开了【上篇.糖】

#私设颇多#
#骗眼泪用#
#上篇是糖,下篇才是玻璃#
#意识流走向#
#只是想写一个故事,慎入,不喜欢的话,就不用看了昂,乖#
      葵是一个孤独的 
       孩子。
       他不如小菊聪明,不受王耀等年长国家意识体的喜欢,也不爱跟式神亲近,又因为一双红眸不与普通人接近,更不像王黯那样直率强悍。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拥有的只是自己。后来,虽然也有一些被他救下的小动物短暂地陪过他,但真正长久地陪伴着他的,只有他偶然遇到的一窝小海龟。
        经常在海边和他一起发呆呢,葵不善言语,只是偶尔会用手指叩叩小海龟们的壳,小海龟们也会伸出脖子看看他,吃掉葵手心的小鱼儿。
        葵在最跟他亲近的一只小海龟上可下了 “龟太郎”的字样,啊,对了,小菊已经从大唐学来“字”了,教给了他。后来,龟太郎年年都会回来看他,他与它一起坐在寂静的海夜中,在海的怀抱中,在漆黑中,静静地享受自然的温柔。葵爱上了在夜中的安静的感觉,也爱上了海的温柔的怀抱,也爱上了那种在漆黑的夜中不受拘束的潇洒和自由。

        那一年,葵听从菊的安排,随遣唐使去了长安。长安中城肆实在太热,他便躲开侍从去了城外的湖中玩水。其实也没必要躲,反正也没人注意到他。

          “哟?小爷我发现了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出浴图啊。”身后突然传出声响,吓得葵向湖心游了几下,一回头,却对上一双和他同样的,漂亮的,红眸。
        【平静的湖面,被风吹起一丝涟漪。】
         “是东瀛?你也喜欢游水?”王黯不等葵回神,就直接问着,一双红眸迎着光,闪闪发光,好像黑暗中闪烁着的烛光。
          葵一时间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无言地点点头,算作回答。王黯却一下子笑了:“太好了,总算有陪我一起玩水的人了,”三下五除二地把丝绸衣袍扔到树枝上,就下了湖。

           “你以前,也一直……是一个人吗?”葵微弱地欣喜的话语,变成互利咕噜咕噜浮起的泡泡。
        【孤独如同黑暗,有了光明才能理解。】
         葵习惯了孤独,突然有人闯进这里,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但王黯好不容易逮到一位玩伴,倒是好赖缠上了。
         那些想讨好这位大爷的人倒不是不会游泳,只不过……
         “那些个文奴货每次都在小爷玩得兴起时乱拍马屁,满口喷{fen},实在反胃。”
       以上为王黯原话。
          【还是这孩子好,安安静静的。】

             时光在这会儿也变慢了,像那船夫不再划动船桨,长安的日子在水面上慢慢悠悠地晃晃荡荡。渐渐地,葵也接受了黯的存在。
            黯教他说雅言,黯和他在山野间打猎捕鸟,黯和他在湖泽泛水划舟。黯教葵用唐刀舞出杀气腾腾的招式,葵觉得黯舞剑的一招一式都潇洒非凡,尤其喜欢看王黯脑后高束的黑发,在樱树下随着身体的移动而划出的墨色的弧线。

           葵会在黯给他念书,偷偷捏捏黯的长发,像长安的丝绸一样,黯也不生气,只当他是小孩子心性,顽皮了些。
     
          葵最喜欢听黯念《南华先生文集》{咳咳,坐鲲的某人}

           那一个夏夜,葵第一次打断黯念书:“真的吗?”黯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小的葵,“什么?”
       
           葵指着面前书卷上的一段汉字:“任公子钓鱼的事情,是真的吗?”黯笑着揉着葵的头:“小爷我也不清楚,我不过千余岁,长兄(耀)可能知道,但没告诉过我。不过,南华子的逍遥可真令人心神往之。”
      
         葵努力地伸长胳膊比划:“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像任公子一样,钓上来那么大的鱼就好了。”葵跟着黯这位不怎么优秀的老师,能说出这么长的句子可是不容易。葵还是小孩子,声音糯糯的,黯忍不住又揉揉葵的小脑袋。“需得几十头耕牛做饵,又耗数十年光阴,着实浪费了些。”黯随口回答,又翻到下一页,开始念着。

           可是……
           可是如果真的可以钓上来那么大的鱼,就不会有人再挨饿了吧?葵想着那些在贫瘠之地忍饥挨饿的人,很想做些什么。
   
            黯发觉怀里的小人儿呆呆的,悄悄地把书扔到一边,猛地把他抱起,捏着他的脸:“哟?你这竖子,不好好听小爷念书在想什么呢?莫非是中意哪家姑娘?要不要小爷替你做媒?” 
            黯掐着葵的脸颊,软软的,好想咬一口哈哈。

           葵一下子懵了,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喜欢的姑娘,只是想事情走神了。”葵红了脸,可爱的样子逗得王黯笑个不停。葵眨巴眨巴眼睛,不明白王黯为什么笑,但也跟着王黯笑了。

        橘色的烛光暖暖的,照亮了夜中的小小的屋子,温暖而明亮。屋外的湖面倒映着温馨的场面,温暖而明亮。
           葵不排斥黯虽然偏凉但依旧温暖的怀抱和亲昵的动作。
  
           “这样的日子,请神明大人,永远,永远的维持下去把。”葵认真地双手合十,在樱花飘落的声音中祈求神明,红绳被轻轻拨动,葵踮起脚尖,落入耳中的清脆的铃铛声是如此甜蜜幸福。夜风轻抚,樱花轻舞,葵闭上眼睛,嘴角挂起微笑,这样的日子,真好。

论珠吹的自我修养

嗯,吹珠使我快乐。

爱珠说
刀剑男士之颜,帅气者甚蕃。隔壁婶婶独爱鹤。自开服来。世人盛爱三明。予独爱珠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腰细腿长,不蔓不枝,气质高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鹤,刀之搞事者也。三明,刀之盛颜者也。珠,刀之君子者也。意,鹤之爱,lofter爆棚。珠之爱,同予者何人。三明之爱,宜乎众矣。